鄭州未來在哪里?誰能扛起中原崛起的下一個二十年?

如果一個城市的規劃,不超脫于當下現實,那么這個城市根本不值得一看。


如果一個城市的設計,不包含烏托邦的影子,那么這個城市更不值得一看。

鄭州,乃至中原的崛起,必須要感謝兩個人。

倘若,我們把時間回溯至20年前。

鄭州作為省會,卻夾在洛陽和開封兩座古都之間,在城市身份和自我認同上,縈繞著揮之不去的困惑。


提及中原,就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砥礪;提及鄭州,就是火車上拉來的嘈雜。

時任的省長,提出了鄭東新區的構想。

要為一億中原人,培育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。


2001年,鄭東新區規劃對外國際招標。黑川紀章方案,高票通過。

彼時的黑川紀章,胸有萬千河山,卻無處著墨;彼時的中原之子,坐擁百余平方公里的遼闊天地,卻無人著墨。

他們的相遇,釋放出巨大的想象能量。

我們必須感謝黑川紀章,感謝他送給中原一個超越時代20年以上,帶著濃烈未來主義風格的恢弘規劃——


她和鄭州過去陳舊、固執、雜亂的城市肌理格格不入。她的肌理中鑲嵌著皓月明珠般的湖面,用環形的交通組織,串聯起一個個的“共生細胞”。

她渾身散發著生態城市、共生城市、新陳代謝城市、環形城市的理想主義光芒。

她對每一個鄭州人來說,都是新的,都是未來的……

每一根筋骨肌理,都舒張著鄭州,乃至中原的崛起雄心。

同時,我們還必須感謝時任省長,把這版規劃方案,以地方法規的形式予以確認,并上報國務院備案。

“一張藍圖繪到底”。

之后的近20年,城市在變,這張藍圖的基底始終未變。

在這張藍圖之上,在這150平方公里之上,平地而起一個新城拓荒的奇跡。


建成區超過130平方公里;入住人口超過130萬人;經濟增速、固定資產投資、公共預算收入等多項數據,居全市第一。


于城市上空,俯瞰這片飽含中原人淚與夢的熱土,她的每一寸肌理都在蓬勃向上,迸發出無以匹敵的熱情和能量。


去年,曾帶著一個在上海做了多年規劃設計的老友,在東區浪了一圈。

在玉米樓上,極目遠眺,這位老友的沉默良久,說了兩句話:


這就是中部的浦東。

而龍湖上的那個島,就是中部的陸家嘴。


砥礪近二十載,鄭州主城再無150平方公里的遼闊天地,世界也闊別了大師。

砥礪近二十載,山河平地起。億萬中原人的崛起之夢,恢弘漸現。

鄭東新區,一曲終成中原絕響。

如果說,鄭東新區、CBD、龍子湖……扛起了上一個二十年的中原崛起夢。

那么,下一個二十年,我們該去往何方?

在黑川紀章的規劃中,中原人的圖騰——那一柄如意,一端連著的是如意湖CBD,一端連著的是“北龍湖上的一塊島”。


過去近20年,鄭東開發如火如荼。

這張照片的背后,暴露出來的是一系列問題——

排水不暢,導致路面積水嚴重,積水已經沒過路肩之上的人行道;

停車位不足,導致路邊違章停車問題嚴重;

……


除此之外,還有潛藏的更多問題。


比如,早期缺乏統一規劃,商辦和居住混雜在一起;

比如,在城市肌理規劃中,脫離了人的尺度,樓宇之間的公共交通不足;

比如,略顯低密的路網,降低了通行系統的效率;

比如,商業分布失衡,而且動線極不合理;

……


這是時代的限制。

萬幸的是,我們還有“金融島”這塊自留地,以承載我們下一個二十年的所有夢想。

說實話,金融島來之不易。

為了解決上一個20年遺留的“城市界面混雜、缺乏統一運營”的問題——

這次的龍湖金融島,僅由三家公司合力營造:東龍控股、協信集團和建業集團。

島上所有的寫字樓、酒店和公寓,通通都是:統一規劃、統一建設、統一交付、統一管理。

外環的12棟建筑,卻找來了10位國內最頂尖的設計大師,分別設計,并讓一家頂尖的國際設計院統一進行燈光設計。

在下一個時代,我們立于龍湖畔,大概能看到這樣一種,近乎完美的城市天際線。

為了解決上一個20年遺留的“公共交通、路網錯綜、通行效率”的問題——

在下一個時代,我們將在金融島看到全國首個七維路網體系,地面上是公交,空中是輕軌,負一層是公共道路,地下是地鐵,水面上是碼頭。

或者說,這是我們中原人,第一次在做真正意義上“前無古人”的自我開拓。

為了解決上一個20年遺留的“停車難、排水難、市政維修難”的問題——

這次的龍湖金融島,把地下空間全部打開。地下綜合管廊和海綿城市,這里是起步樣板。

管廊之側,還有超過3萬個車位,車位數是CBD的3倍以上。

在下一個時代,切開島上的地下空間,我們大概能看到這樣一種,充滿秩序感的橫斷截面。

數代中原人,幾乎是最好的資源都傾注在這片不足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。

做金融島這件事兒,規劃落地只是第一步,只是把臺子搭好了。

打了個好臺子,誰來唱戲更關鍵。

上一個時代的如意湖CBD里,入駐的企業參差不齊。

彼時的CBD,最大的問題是,如何讓企業過來。

為了讓一些銀行機構過來,不僅給他們蓋好了新的辦公樓,甚至還要通過省領導反復做工作,還要給出一些優惠條件。

十載之后——

現在的金融島,最大的問題是,如何拒絕一些企業過來。

人來的亂了,舞臺就雜了。

為此,還專門制定金融島的準入條件——


比如,銀行機構,只允許省級分支機構進入;保險機構,只允許綜合排名前十的保險機構進入;證券公司,只允許注冊資本在20億以上的證券公司法人機構進入……


即便如此,在極短的時間內,金融島的寫字樓也被快速填了七七八八,幾乎都是整個中原最好的金融機構。


寫字樓的準入門檻敲定了,新的問題又來了——

島上還有4棟達到國際標準的頂級公寓。

如果我們去俯瞰各個世界級金融區,會發現它們其中均誕生出了皓月精萃般的頂級資產。

比如,紐約曼哈頓的“125 GREENWICH STREET”、上海浦東金融中心的“湯臣一品”、深圳后海核心的“深圳灣1號”、成都天府新區的“蔚藍卡地亞”……

它們往往占據金融區的核心,多位大師操刀設計,壟斷整個城市的核心圈層,有頂級的酒店提供托管和配套服務,更重要還有近乎天價的價格門檻……

它們占據著一個城市最頂級的資源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就是跨越時間長河的金融恒產。

如果說,金融島是鄭東新區的點睛。

那么,這四棟頂級公寓,就是把金融島托舉到世界金融資產圈的點睛。

在金融島的1.07平方公里上,也僅有這4棟金融恒產是面向普通人開售的。

但是,如果準入門檻處理不好,哪怕是在頂級的資產和資源,很容易再次陷入“老CBD”的商務內環的雜亂無章。

那么,這種頂級公寓的準入門檻,該如何衡量?

金融島,用了一個如今看起來都深感“絕妙”的方法——

用產品來遴選客戶。
如何用產品來遴選客戶?

我就拿其中的一棟——“翡云公寓”,來舉個例子。

它摒棄了傳統公寓“簡單做做,快點賣賣”的粗糙做法。

它邀請了中國工程院院士,被稱為上海體育建筑之父的魏敦山來做整棟公寓的建筑設計。

只為呈現出這樣一種極盡極致的界面感官——


這棟公寓還脫離出傳統公寓“面積盡量做小,銷售盡量提速”的窠臼,而是把面積做大,用更大的尺度空間,來作為遴選客戶的門檻。

它真正對標一線城市,把戶型做到了“97㎡一房兩廳一衛”起步,把兩房的面積做到了135-140㎡,更奢侈的還有180-250㎡的兩房兩廳兩衛和三房兩廳三衛。

甚至,還把頂層的面積做到了500-600㎡。


整套作品被內外雙湖環抱;

前面是5.6平方公里的龍湖,后面是熠熠生輝的內環;

立于落地窗前,中原最有價值的1.07平方公里上,所有的流光溢彩皆在腳下。


這已經脫離了普通的房產范疇,更像是漂浮在金融島上空的藝術品。


它也摒棄了傳統公寓“隨便裝裝、提高性價”的快打快收。

而是,邀請了做過建業天筑的室內設計師梁志天,以及中國把酒店設計做到極致的楊邦勝。

兩位大師,同時來做整棟公寓的室內裝修設計。

至于精裝選材,基本上把世界TOP5的品牌鋪進了室內的每個角落。

其實,堆品牌不是目的。

目的是,以設計驅動,呈現出這樣的生活界面質感——



除此之外,它的物業服務也脫離出傳統的物業服務范疇。

金融島的四棟公寓旁邊,都確定落地了一棟超五星級酒店——




有把管家服務做到世界頂級的百年瑞吉;

有把餐飲、健身、茶點等配套服務做到全球領先的,靠一張天夢之床打遍天下的威斯汀酒店;

還有以規?;趾?、設施頂尖、餐飲精奢著稱的君悅酒店;

以及,雅高旗下的,把文化特色和設計感做到了極致的費爾蒙酒店;

……


我們會發現,這些酒店各有特征,有偏向管家服務的,有偏向配套服務的,有偏向餐飲和設施的,還有偏向設計和文化的。

這些酒店存在的終極意義就是,構建一個完整的頂級生活圈,為這4棟公寓導入超五星級酒店量級的硬件配套和軟性服務。

如此一來,公寓業主的整個生活延展面就會得到質的延伸。

它將從一個傳統公寓蛻變成超五星級酒店的頂級套房,酒店的設施和服務都將賦能與它。

比如餐廳、酒吧、健身中心、一對一管家……更重要的是,一個社交圈層的賦能。

翡云公寓的旁邊,就是那個能把早餐一杯咖啡都做出七八種花樣的威斯汀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種公寓已經脫離了普通人的認知范疇。

這也就是前文所提及的,用更大尺度的空間、更具質感的設計精裝和更高品質的服務,來遴選懂行的業主。

當然,與之對位的亦有更高的入場價格。

這就是金融島的遴選門檻。




此前,曾有人說,鄭東新區是整個中原最有價值的150平方公里。

那么,龍湖金融島就是這最有價值的150平方公里中,最有價值的1.07平方公里。

鄭東新區,是上一個中原二十年的封面。

龍湖金融島,就是下一個中原二十年的最后一方金印。

金印落下,點睛完成,鄭東收官,中原崛起。



CONTACT US

地址:鄭州市北三環眾意路東南角  城市展廳

電話:0371-58678888

郵箱:renli@sincere.com.cn

REAL ESTATE DESIGN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